南非已经取代土耳其 成为新兴市场最大做空目标?,外汇返佣网站排行榜


  撇开土耳其和阿根廷,新兴市场投资人有另一个要担心的国家:南非。

  早在2013年,这个非洲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就被分析师列入新兴市场“脆弱五国”,之后南非开始艰难地推进改革,以促进经济增长。包括对国有电力公司--南非国家电力公司(Eskom)进行改革。

  但现在情况看起来尤其不稳定。失业率达到15年最高水平27%,今年第一季经济萎缩3.2%,下滑幅度为10年来最大。

  除此之外,一些政客现在想要修改央行的职权范围,而且南非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深陷与美国的贸易战。

  “最近南非的一些负面消息汇聚在一起,”美银美林策略师David Hauner表示。他推测,兰特现在是被做空程度最高的新兴市场货币

  这主要是因为南非兰特被当作具流动性的人民币替代品。“这很说得过去,因为中国是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,”Hauner说,他并指出南非所在的时区,也使得兰特在亚洲、欧洲和美洲时段都可交易。

  本周可能是关键的一周。南非总统拉马福萨(Cyril Ramaphosa)将在周四发表国情咨文演说,外界预期届时他将宣布一些措施,支持陷入困境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(Eskom),他也需要就如何降低政府赤字提出新理念。当前财年的南非赤字规模预计将升至相当于GDP的4.5%。

  这都将影响另一个重要问题--南非仅剩最后一个投资级主权债信评级的命运。

  牛津经济研究院(Oxford Economics)的经济学家Evghenia Sleptsova表示,该研究院目前列出最有可能发生债务危机的大型新兴市场名单中,南非排名仅次于土耳其和阿根廷,这给南非带来债信评级下调的压力。

  市场愈发预期穆迪年底前将把南非评级从当前的“Baa3”调降至“垃圾级”--或是像法国兴业银行所预测的,在11月1日的下次复评至少给予降评警告。

  光是担心一个国家的评级从投资级降为“投机级”都会对市场造成严重冲击。

  2015年标普摘下巴西最后的投资级评级之前五个月,巴西雷亚尔兑美元贬值了30%;2017年惠誉将土耳其评级降至垃圾级之前四个月,土耳其里拉重挫25%。

  如果所有信评机构都将一国债信评级降至垃圾级,那么大型基金公司采用的全球固定收益指数将会剔除该国债券,迫使基金公司抛售该国债券,导致其政府借贷成本上升。

  法国兴业银行过去曾经估算,如果被富时全球政府债券指数(WGBI)及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(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)剔除,南非债券的抛售规模可能达到60亿至170亿美元。

  “南非经济较前季降幅创下10年之最,这对于信用评级不利,”穆迪首席南非分析师Lucie Villa本月明确警告称。南非今年国内生产总值(GDP)预料仅成长1%。

  被严重做空

  超过85%的南非公债以兰特计价,从而躲过了汇率波动冲击。但外国人持有近40%,而由于自2月以来兰特累计下滑20%,似乎有些人已经在卖出了:一年之前这个数字为43%。

  “我在减持(南非债和兰特),有一段时间了,”安本标准投资管理新兴市场主权债部门主管Edwin Gutierrez表示。

  “这个债券头寸并未损失惨重,因为还有降息可能,但比较棘手的是兰特,无论你是否能对它进行有效对冲。”

  路透调查之前预计,2019年稍后兰特会略有反弹,但令人大感意外的第一季经济增长数据可能会导致该预估被调整。

  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预计,到年底兰特兑美元将从目前的14.8跌至15.4兰特,到2020年中将跌至16。

  美银美林最新头寸调查将其贴上被做空最严重的新兴货币标签,而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都有少量多仓。